日本校园欺凌为什么这么多?三个原因分析

提起日本的校园,我们除了想到每年4月入学满开的樱花,以及穿着漂亮水手制服的小姐姐外,更多的应该是那骇人听闻的校园暴力。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校园暴力就充斥于日本校园中,截至2018年,校园暴力案件,有报案可统计的都有41万件,还没计算那些没有被捅出来的恶行。这个数字还以每上9万的速度在增长,被害者大多数选择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校园暴力的花式很多,从简单的集体漠视不说话,到破坏受害者的所有物,到在受害者身上做文章,甚至有些变态的方式,如强迫吃动物尸体,上吊割腕进行所谓的“自杀训练”,以及强迫援交,偷窃等犯罪,不一而足。可以说,没有最残忍只有更残忍,日本学生总能想到千奇百怪的虐待同学的方式。

这个校园暴力甚至也发生在了日本皇室的公主身上。这位公主是日本皇室的爱子公主,在她8岁的时候,曾经因为在期末考试前,毫无缘由的被同学集体殴打,直接拳打脚踢,直踢得她倒在地上。堂堂一国公主,尚且会被同学虐待,更何况那些弱势的民间百姓。

有鉴于此,日本政府颁布好些法律条例,严惩校园暴力,13年国会通过了《校园欺凌预防对策推进法》,开始了日本整顿校园欺凌现象的体系化。除了立法以外,日本还实行从上到下的联动机制,中小学生遭受校园欺凌时可以拨打24小时咨询热线,社工会辅导被镇流器欺凌学生,学校定期开展对学生的相关教育等。但实际上成效很低,校园暴力依然有增无减,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日本这个防止校园暴力的法例最终几乎成了一纸空文。到底日本的校园暴力为什么这么猖狂?

日本是一个非常讲究合群的民族,无论做什么,都要跟大流,只要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便觉得那是对的。比如女高中生的裙子越穿越短,就是因为大家都这么穿;比如大冬天都要露出膝盖,就是因为大家都是这么露。按照这种合群的民族性,在一个班级里面,所有人必须都像一个模子出来的,稍微有一点不一样,都被视为不合群。

于是那些稍微长得丑一点的,长得漂亮一点的,成绩好一点的,有一点小特长的,说话有一点小口音的,身体有一点小不同的,比如头发颜色,肤色不一样的,父母祖上有做过点出格的事的,通通都能成为被欺负的对象。而且其它人会非常齐心协力的一起欺负,毕竟只有这个人与大众不一样,是个异类。

早稻田大学有位教授曾对这个现象进行过研究,最后无力的发现,这确实是一种日本很独特的民族文化特性,那就是在形形色色的社会团体中孤立那些在某种程度上与众不同的人,所谓的合群很重要。

这个合群性,除了揪出了与众不同的要欺负的对象外,也让其它争取合群的人无比一致的执行着这个在他们眼里看来,仿佛是神圣使命的任务:往死里整。于是整个集体都非常一致的对受害者进行肉体及心灵上的伤害。整个年级,甚至整个学校,都会联合起来排挤同一个人,让他毫无朋友,陷入孤独。再一步一步的施行各种暴力手段,直至把这个人赶出学校,或者逼至自杀,然后再寻找下一个集体欺凌的对象。

由于日本的校园暴力大多是集体犯案,不像中国就是一两个主谋,比较容易搜集证据进行处理,日本大多牵连一整个班级,甚至全校皆罪人,这种情况下,即使受害者进行举报上诉,希望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也会变得很无能为力,比竟植物生长灯法不责众。

这就是日本校园暴力最无奈的地方。受害者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就遭受到了集体的欺凌,每人欺负一点,也很难说谁就是主谋,甚至连老师都是一个默许的状态。真的上诸到了法律,集体也可以联合起来说谎,伪装,隐瞒,极大地增加了司法执行的难度。对于警方来讲,调查取证非常困难,尤其在面对因欺凌而自杀的案件时,警方只能认定欺凌本身的存在,却无法认定欺凌与自杀所存在的必然关系,这意味着施暴一方无法被起诉,更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所以,很多日本的校园暴力,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而对于校方来说,为了顾及学校的声誉,便会选择隐瞒、调解,借口说教职工师资有限,没有足够的精力发现及处理学生之间的事。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另外,这些老师也很精明,因为怀疑某人欺凌学生,是对人权的侵犯。同样,主动询问学生是否遭到欺凌,既会使受害者心理上感到伤害,也会使自己失去信任。因此,即使学生反馈欺凌现象,许多教师也只是视为同学间的打闹,小施惩戒了事。严重情况出现,大多也只是出面向受害方道歉。所以,对于学生受欺凌甚至自杀事件的态度,与其说学校的教师和校长是“无能为力”,不如说是“视若无睹”。

这样也助长了那些欺凌者的气焰,欺负一个人,不会得到任何的惩罚,甚至学校为了隐瞒,可能会把这件事当作从来不曾存在过。可怜那些遭受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不仅需要面对整个学校的集体欺凌,还有学校老师的集体失明,所受的痛,无处可诉。

日本的校园暴力还有一个很奇葩的地方,除了集体欺凌外,受害者的脑回路也很神奇,会觉得,既然所有人都在欺负我,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于是对于被虐待欺凌一事,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有一句坊间的话叫做三分颜色上大红,指的就是那些你越忍让,越会嚣张的势力。遭受欺凌的受害者,对于自己受到的虐待,紧咬牙关,全凭忍让,也难免会助长欺凌者的气焰。甚至有些变态的欺凌者,看到忍让的受害者会觉得恼羞成怒,感受不到欺凌别人,看到别人痛哭流涕,跪地求饶的快感,于是便会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施暴,无形中使欺凌逐步升级。

这也是日本民族特性的影响,日本就是这样一个极其重视集体的国家。为避免他人厌恶,日本人具有强烈的自我改进意识,在面临欺凌时,受害者自己会认为“他们都欺负我,肯定是我不好”。因为他们骨子里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也不想承认别人有问题,只会想着在自身找原因。但实际上,这个欺凌的发生,跟他自身一点关系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做错,就是施暴者的变态行为。然而,这些受日本文化根深蒂固影响的受害者,在长期的自我否定心理中,便陷入了绝境,既然是自己不好,那大概自己的存在对这个世界,对所有同学来说都是一个麻烦,于是便选择了自杀来结束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的校园暴力,最后都是以受害者自杀为结束。其实,细细想来,好像也只有这一条路。正值青春期的学生,被置于一个既无朋友,也无良师的境地,没有人能理解自己,每天醒来都要面对所有同学的欺凌,老师学校也无法给他伸出援手,甚至上诉法律都得不到解决。

绝望至此,对于许多孩子来说,只能以这种真正下地狱的方式,结束自己比地狱还可怕的人生。

返回列表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8 深圳市千维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65214584号)技术支持:千维安电子

NMN 骨灰盒